開始內容
裝飾
錢永健

第181屆 

頒授典禮

 (2009)

錢永健

名譽科學博士

香港大學各位尊貴成員、各位來賓、各位家長、各位同學:

感謝香港大學的美言,以及頒授名譽學位給我。我很抱歉,今天下午我未能親身出席這個盛會,原因是我來港的第一程航機出現機件故障,需要折返原地,而第二班飛機又全部滿座。不過,有賴互聯網,我可以將這段影片送給大家。

我希望跟大家分享我的工作心得,因為我相信這能夠為人類社會帶來一點啟發。我們的工作是將全世界各種各樣生物的基因互相混合搭配。我們最初的基因,是來自棲息於美國西北和加拿大沿岸的太平洋寒冷水域的螢光水母。可惜的是,即使我們費盡心思加以改造,這種基因也只能發出藍色到青黃色的光。為了找到可見光色譜中遠至深紅的色調,我們需要尋找和改造熱帶螢光珊瑚的基因。 我們一直希望能創製出可以在紅外線下發光的蛋白質,因為這種蛋白質相比先前的紅色染料更為獨特,可讓我們看見人體更深處。為了達到紅外線範圍,我們從研究水母和珊瑚轉為研究最初於腐肉中發現的細菌,並對其基因進行改造。我的實驗室目前也有其他研究項目,以發掘一些生物的潛能,包括可感應磁場的細菌、可感光的單細胞海藻和水芹,以及可在混濁的海底收發電脈沖辨別方向的西非象鼻魚。有時候,我們並不一定在奇珍異種的生物中才可以找到特別和有用的生化技能:我們本身人體免疫系統中也有特別的細胞具神奇功能,可以進行較常快數百萬倍的基因突變。即使在大自然中找不到合用的分子,我們亦可嘗試由零創造。

下一步,我們會將各種成份不斷加以微調、組合,最理想是可以產生數以億計的選擇,繼而盡可能在最真實的環境下進行嚴格測試。一旦發現最成功的組合方式,我們會竭盡所能進行更多微調及不斷重覆整個程序。最後,我們會嘗試使用這些分子偵探,進行顯影和影響活細胞與生物内裏的生化結構。這些研究工作若取得成功,其他人亦可以利用我們的成果,在別的範疇進行類似的生物研究工作。我們不是每次都可達到目標,但我們一些極具價值的分子工程項目,仍足以令諾貝爾獎化學委員會決定於2008年頒獎給我。

凡此種種,跟教育和人類社會有什麼關係呢?我相信其中道理均大同小異。譬如說多元化,我們在實驗室追求和利用各種生物特性的基因,而我相信,對於大部份具多元目的的社會組織,如大學和商界,所利用的人才背景亦是越廣泛越好,不論性別、種族均應兼容並蓄。我自己的實驗室有幸能吸納來自全球各地,包括香港、中國內地、日本、印度、以色列、加納、波蘭、德國、瑞士、意大利、法國、西班牙、英國和加拿大的人才。香港的繁榮和成功亦有賴其東西方文化融合的環境。試將目光放遠,耶魯大學蔡美兒教授經研究古往今來的世界歷史後,提出有力證據,顯示帝國的昌盛繁榮,取決於其能否不論任何種族、宗教和社會階級而願意吸納、兼容和獎勵人才。但當領導階層爲了自身利益,變得崇尚民族主義或排外時,整個社會很快便會喪失其協同效益、和諧和繁榮。蔡教授2008年出版的《帝國時代(Day of Empire)》一書取材自西方文明和中國歷史,其中包括唐元盛世。在最後章節,她提出如下的有力見解:即使美國政治發展停滯不前、經濟面臨困境並走上帝國主義的歧途,但仍能吸引全世界眾多最有才華的年輕人,他們相信可以在這裡一展所長、發揮才華,甚或可按意願入籍美國。中國正極速發展,並持有巨額美債,但除非擁有華裔血統,否則外來人仍難以融入成為中國人。請容我再舉一個例子,在1955年放逐錢學森的美國,於2003年選出了一名奧地利移民出任加州州長,一名肯雅移民的兒子更於2008年當選出總統。

這帶出我以下的觀點。我相信,真實世界中要在最大程度上改善生物分子、生物體和生物群體,取決於物競天擇的公理。這些準則應用到生活環境中就是公開的市場、避免利益衝突,以及有能者居之,而非憑藉個人關係、家庭關係或出於政治整合目的。言論自由和不受監察也是啓發創造力的基本條件。愛因斯坦於1933年離開德國的時候,曾經剖白,說他「只會在支持政治自由、包容、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地方生活」。

中國記者經常問我,甚麼時候土生土長的華人科學家才可以開始贏取更多的諾貝爾奬項?有時甚至以近年來中國運動員在奧運會上的驕人成績作比較。有關諾貝爾獎,我只能說這可能只是遲早的問題。奧運會獎牌是奪標後即場頒發的,而諾貝爾奬卻往往在研究工作完成後數年甚至數十年後才頒發。然而,過去108年間,獲頒發諾貝爾奬項的各類科學研究項目幾乎全部都是在思想自由程度相對較高的環境下完成。當然,諾貝爾奬作為科學成就的代表仍然相當有限和不足,其最大的優點在於它歷史悠久,而得獎者往往是相關領域內赫赫有名的翹楚。但我想,更具參考價值的指標例如影響因素及專利等,情況也應相差無幾。

毫無疑問,大學擔當著提倡創造力及學術自由這一特別角色,且肩負使命,竭力追求突破性研究,並容許學者對固有的理論提出質疑。但同樣重要的是,大學是一個培育學生的溫室,讓學生得以嘗試不同課程、研究領域和職業選擇,每個人到最後都可以找到自己真正的興趣和才能所在。我希望每位大學畢業生在獲取課本知識之餘都能充份把握這個機會,或許這才是大學教育中最瑰麗的寶蔵。

當然,這只是我一己之見,目的是要引起辯論(這就是大學的作用吧,可不是嗎?),並完成我這次的任務,與各位分享更關乎大眾利益的事情而非局限於我個人專業知識方面。可能大家會十分認同邱吉爾的話「科學家不應高高在上,應要服務人群。(也就是:非以役人、乃役於人)」。我這個科學家在此再次感謝香港大學授予名譽學位,並讓我有機會與各位分享王爾德的名言「對於忠告,你所能做的,就是把它轉送給別人,忠告從來就不是給自己準備的。」

我再一次多謝各位,並祝福各位畢業生有美好前程。謝謝。

 

裝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