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內容
裝飾
彼德.約翰.莫維思

第157屆 

頒授典禮

 (1999)

彼德.約翰.莫維思

名譽科學博士

醫者難得美譽,如狄德羅所言:「良醫總是教人踏破鐵鞋仍無覓處」。不過,近年來醫生——尤其是外科醫生——的形象,卻出現了大躍進,他們不僅備受尊崇,甚至令人企慕,諸如《仁心仁術》或《流氓醫生》中幾位充滿魅力的主角,以及神勇法醫官、喬迪醫生等。莫維思教授正是現實生活中這樣一位才德兼備的外科醫生——一位在器官移植方面享有崇高聲譽的臨床專家和研究人員。

莫維思教授於1934年在澳洲出生,自1974年起,他一直在牛津大學工作,真真正正的將一生事業貢獻給這地方,這裡的天氣雖然及不上澳洲祖家怡人,但這裡優良的設備和工作環境足以彌補有餘。

他畢業於墨爾本大學,獲頒內外全科醫學士及哲學博士;1974年,他獲牛津大學頒授文科碩士學位。莫維思教授是皇家英國外科醫生學院院士、皇家澳大利亞外科醫生學院榮授院士及美國外科醫生學院院士。光是讀一遍莫維思教授現時的職銜已叫人累煞,若要徹底了解他的各項成就可要大費唇舌,尤其是我正如散文家查理士蘭姆一般,對於一切有關科學及最新醫學技術的新東西,「落後了一整套百科全書」,我連試一試全部列出也不敢。只會選取一些極有根據及權威提供的職銜和榮譽,足以真確反映他在業內的重大成就。由1994年至今,他是牛津賴德克利夫醫院的牛津大學紐菲德外科學系講座教授及系主任,牛津移植中心主任。這些職位真正備受尊崇。此外,他也是牛津賴德克利夫醫院的名譽顧問外科醫生及貝利奧爾學院院士。

他在多個重要的醫學研究及醫療護理委員會擔任委員或主席,例如:自1991年起,他一直是皇家英國外科醫生學院議會成員;由1996年至今,擔任歐洲外科協會會長;此外,他也是法國南特大學移植研究所科學議會成員;皇家英國外科醫生學院研究委員會主席及加菲爾德威斯頓基金會信託人。他的識見和才華不僅得到英國重視,也名揚海外。

莫維思教授事業如日中天,然而,早在十七歲時,他閱讀了一本關於神經外科的書後,就決定要以此作為終身職業,至今這工作對他仍深具吸引力。他以臨床工作及研究為主,甚少進行教學,但間中也有安排本科生的外科課堂及研究生的外科培訓課。他的臨床工作涉及腎臟及胰島,但研究工作則涵蓋器官移植的全部範疇。只須翻閱他在牛津大學擔任講座教授和系主任的紐菲德外科學系及臨床外科部的年報,就可以看到在他領導下該系在各個範疇所進行的各類成功研究及臨床工作,例如神經外科、整形及重整外科、泌尿科及心胸外科,以及小兒外科等。單是1996年內牛津移植中心所進行的腎臟移植手術及各類與腎臟有關的外科程序,總數已達700項,外加在移植手術後的大量跟進診療工作。莫維思教授有意在三年內退休,然而理由並非如別人所想的與家人共聚頤養天年,而是要全力投入研究工作。

可能大家都以為莫維思教授已有驕人成就,十分滿足。事實上,他還有兩個心願未完,其一是克制移植物的排斥。現時進行的研究已能確定引致延久性排斥的原因,他希望這些研究最終可以找到一個使接受移植者能夠應付排斥的方法,令移植物不會遭主體排斥或出現副作用。好一個教人擊節讚賞的志願!

他的另一個心願同樣教人讚賞。事實上在希臘哲學家眼中,這個未完心願是他們眼中的「一項關乎宗教及公民——即道德——的事功」,一項他們認為「莊敬肅穆的活動——因為人類最崇高的目標就是熱切追求一些有價值的東西,諸如美麗和勇氣」(喬治威爾,1990年)。這是他們對運動的看法。莫維思教授大抵同意這說法,因為他是一位出色的運動家。紐菲德年報開頭的慨覽中報道了紐菲德外科學系運動及社交會社的活動,當中包括體育運動一欄及院內人員的運動成績,夾雜在那些刊載詳細手術程序及研究成果的文章當中,相當自然。因此,大家不會感到意外:莫維思教授所說的第二個未完心願——「希望有多些時間打高爾夫球,好讓他的讓桿數目能從十一降為單位數」。莫維思教授是一位壁球好手,儘管現在已疏於練習;此外,他亦精於網球和曲棍球,不過,高爾夫球則是他的主要消閒運動。莫維思教授與劍橋外科講座教授萊.卡爾默每年都舉行系際運動日,在96/97的年報上有這麼一段有趣按語——「今年紐菲外科與紐菲德內科沒有舉行曲棍球賽,也沒有跟劍橋進行網球賽,這是否顯示各位系主任年事已高的跡象呢?」。

儘管有未了心願,莫維思教授坐擁無數獎項和榮譽,總可心滿意足了。1971年起,他每年最少獲獎一次,其中多個年頭獲得多個獎項,這些榮譽來自全球多國,包括澳洲、加拿大、美國、新西蘭、巴西、印度、南非、英國和香港。在芸芸獎項中,不少是行內備受尊崇的,包括1994年獲頒美國梅歐醫院華爾文華德爾講座教授、1995年獲皇家澳大利亞外科醫生學院榮譽院士及皇家愛丁堡外科醫生學院榮譽院士。單是1997年,莫維思教授連奪四獎,包括極負盛名的李斯特獎章和美國國家科學院醫學研究所外國院士銜。

1996年,莫維思教授以其在醫學界的貢獻獲授勳為爵士。在一眾榮譽和獎項中,他最感安慰的是1994年當選皇家學會院士,認為是對他多年來的努力和貢獻的最佳回報。使他更感自豪的是學會至今只有三名外科醫生獲頒院士銜,連同其他專科醫生在內,皇家學會院士榜上僅有十位臨床專家。

今日我們要讚揚的不僅是莫維思教授的聰穎頭腦或卓越的手術,更要讚揚他的一片仁心。正如美國詩人朗非羅所說:

「人能達至高

在心不在腦」

嘉許莫維思教授的仁愛、謙遜、樂意助人及慷慨情操的獎狀數不勝數。莫維思教授份屬港大故友,曾以不同身分到訪,例如參加外科研討會及於1994年擔任內科學系何譚潔卿講座教授。他首次訪港約莫是三十年前的事,因為香港是澳英之間的中途站;他對我們醫學院大加讚許,也為這個充滿動感的城市所吸引。他對我們決定頒授學位一事感到興奮和榮幸——因為這將會鞏固他與港大的連繫,我們對能頒授學位予莫維思教授同樣感到光榮。

副校監先生,為表揚莫維思教授對醫學科學的貢獻,我謹引薦彼德.約翰.莫維思爵士教授接受本校頒授名譽科學博士學位。

裝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