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內容
裝飾
周亦卿

第153屆 

頒授典禮

 (1997)

周亦卿

名譽法學博士

穿著耀眼盔甲的善心武士,駕駛著豪華的男爵58型飛機縱橫於世界各主要城市,在弱肉強食的國際大企業環境下堅持儒家忠孝誠信做人宗旨,堅信正規敎育的重要而不掩飾自己大部分學識靠人生經歷的身世——這僅是我們槪略形容周亦卿的為人:今天下午本校要頒授榮譽的一位人物。對周亦卿來說,各種明顯的矛盾已實際上合倂起來,形成了一個和諧的整體,一個很値得我們授予榮譽的人物。

世人都喜愛成功的故事,而故事的成功主角如周亦卿般實至名歸的,更加為人樂道。周亦卿出生於上海,更確切的說是離寧波不遠的舟山半島。十七歲那年,周亦卿吉身離開內地來到香港投靠姊姊,當時「手無寸鐵」,只憑勇氣、決心和苦幹精神。鑑於當時香港只有一所大學,周亦卿學歷和經濟都不足,因而未能在港升學,只得遠赴國立台灣大學去讀機械工程;服兵役時當空軍,取得軍事上的練歷,也培養出喜愛飛機和飛行的嗜好;周氏自駕的私人客機和辦公室裡擺設無數的模型飛機,足以證明主人的這種喜好。

周亦卿回港後擔任日立牌香港代理公司的工程經理,其後出任香港日立電梯工程有限公司董事。1970年機緣巧至,周亦卿創辦了自己的公司,初時規模甚小,僅僱用職工六名。公司名為「其士」,主要做安裝和維修東芝牌升降機和電梯的業務,後來因應市場需求作出明智決策,擴展為多元化業務;今天,周亦卿成為其士集團的總舵手,集團屬下有四間控股公司,全部都在香港聯合交易所上市,而另一間控股公司則在新加坡上市。該集團現在有僱員超過4500人。集團總部雖仍設於香港,但在六個國家和中國六個主要城市都設有分公司,業務包括多元化的重工程,而重點是大規模的環境及污水處理系統工程。

周亦卿的成功祕訣之一,是鼓勵員工對公司忠心,用人唯信,並樂於下放權力與責任。我們今天不是因為周亦卿在商業上的偉大成就,而歌功頌德,事實上是他強烈的社會責任感融入了他各方面的活動中,做成他有別於很多其他的商場大亨。他深明民間疾苦,樂於以有餘給予不足,用分配去解決過剩。他的信念是取諸社會,用諸社會;因此致力回饋社會。

其士的業務宗旨和周氏盡力服務社會的信念,有一例子足以說明。其士是政府房屋委員會「私人參建居屋計劃」的最大夥伴;以其業務守則,集團視此種建屋計劃的商業行為如社會服務;房委會為表揚其士工程的優良素質,兩次頒予「優秀承建商獎」。

約在二十年前,周亦卿開始投入社會服務,他的善行規模一年比一年大;1978年任仁濟醫院總理,1990年任東華三院總理,1995年出任公益金董事局委員,堅信行善博愛是最大的美德。他也參與為同行謀福利的事務,出任國際電梯工程師協會香港分會的主席,1993年出任香港加拿大總商會理事,香港中華廠商聯合會會董;周氏對管理學亦具興趣,1995年起成為香港管理專業協會會士。然而,周氏並未間斷與祖國的連繫,他是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上海市委員會委員,自1993年起擔任寧波旅港同鄕會副理事長,1992年起出任香港舟山同鄕會會長。他也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一屆政府推選委員會委員。他對服務社會的信念和投入,一再實至名歸地在本港和國際間得到表揚。1991年因對促進香港和英國的商業連繫做出貢獻,獲頒英帝國官佐勳章(OBE);兩年後又獲比利時國王頒授Officer in the Order of the Crown勳銜;1996年獲得法國Officier de L'Ordre National du Merite榮銜;1995年獲香港理工大學授予榮譽工商管理博士學位。

特別値得強調和稱讚的,是周氏對敎育的熱切信念和慷慨支持。他相信社會的最好資源是人才;中國人有句名言是「十年樹木,百年樹人」,這是周亦卿堅信不移的格言,更為用敎育去發展人的潛質這個遠大目標捐獻不少,並且繼續為此樹人大計不僅奉獻金錢,也付出寶貴時間和心血。他不但支持港大,也支持本港其他院校。自1995年起,他即擔任香港科技大學顧問委員會委員,同時也是香港理工大學顧問委員會委員和該校管理系顧問委員會主席;對外地院校他同樣給予支持:擔任他母校國立台灣大學香港校友會會長、南京大學名譽校董。周亦卿對敎育事業的關心,也超出高等敎育之外,他是葵涌蘇浙公學校董會主席。

周亦卿博士對中國內地未嘗得窺學問門徑、連最起碼的敎育也受不到的兒童,極表關心。深信「與其詛咒黑暗,不如燃亮火燭」,周氏有計劃把愛心變為行動,最大願望是為內地赤貧孩童提供基本敎育制訂計劃。他認為敎育可以為年青人提供謀生的本錢;因此,他感到給予自己七個孩子良好敎育,尤勝於給予大筆遺產。周亦卿也相信在職敎育;他的員工都得到良好的訓練。他手下的行政人員一旦受過其士「大家庭」的敎育後,周氏便準備把責任下放給他們,俾能發揮所長。

周亦卿對敎育的支持與貢獻,使不少人受惠,不僅是本校;但周博士對港大的特別慷慨,實在也令我們感到自傲。周博士與港大並非深交,但確是至交;他是港大敎硏發展基金的創會榮譽會長,我們已授予港大名譽大學院士銜,而我們把工程大樓用他的名字命名,亦實在恰當。他強調給予港大慷慨和樂意的捐助,是因為對港大辦學的判斷和完善的計劃有十足的信心。他對港大的支持,對港大辦學的認同,從他熱心參與大學的活動可見,而放心讓一個女兒在港大接受敎育,也是最好的證明。我們希望周亦卿成為港大校友之後,與港大的關係更進一步。

談到周亦卿集團企業的名稱,「其士」原本是一位法國友好所提議;周亦卿欣然接納是因為「其士」這個字的正面涵義——一個馬上鬥志高昂的騎士或武士。他說:「香港比我富有的人多的是;我感到自傲的不是財富,而是成功感。」就讓周亦卿為自己「誠信與榮譽、自由與知禮」的武士品質感到自豪罷;周亦卿和其士集團繼續對有益社會的事業大力捐輸,我們的武士時代並未過去!

為表揚他對香港經濟的貢獻,對敎育的堅定支持,我謹請閣下授予周亦卿名譽法學博士學位。

裝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