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內容
裝飾
黃乾亨

第151屆 

頒授典禮

 (1996)

黃乾亨

名譽法學博士

約翰・濟慈曾說:「我認為律師可歸入天生怪物一類。」我們今天另一位名譽畢業生是個律師,如果他是怪物,那麼他是個菩薩心腸的怪物吧。

本校以給予另一位校友一份榮譽為傲。黃乾亨1955年得本校文學士學位,自畢業以後,多年來就像一個孝順盡責的兒子,以無涯如海的愛心回饋母親——母校。對他的熱心、忠誠和慷慨,我們感激不盡,而他的慷慨,遠不止於金錢的饋贈。他毫不吝嗇的施予固然可感,更重要的是同樣慷慨地付出寶貴的時間、精力,和那份全情全意;受到他的感召,其他人都以他為榜樣。

黃乾亨出生於香港一個從教育界轉入商界的世家,1959年成為律師,1964年取得公証人資格,1986年獲中國司法部委任為中國公証師。1961年黃乾亨設立自己的「黃乾亨律師事務所」,直至1990年一直是律師行的高級合夥人。自1990年起,與兒子黃英豪合組律師行「黃乾亨黃英豪律師事務所」繼續執業,擔任高級合夥人至1995年三月,目前則擔任顧問。黃氏在法律界的事業有很大成就,建立了正直不阿的聲譽,贏得廣大客戶的信任。

法律界事業大有成就的人很多,黃乾亨能夠脫穎而出,是因為他對公眾事務的關心和奉獻。歷年擔任社會服務公職之多屈指難數,要列舉一部分也吃力非常,更何況身體力行,簡直難以想像。黃乾亨覺得善心是發乎自然的,三十年前他已開始服務社會,1968年出任東華三院總理,一旦開始了慈善活動便愈做愈起勁,難以罷手。1969及1970年擔任了東華三院兩屆副主席,其後在1971至1972年度擔任主席,任内領導東華有可觀的發展,其犖犖大者包括籌了破紀錄的善款,設立兩所不牟利殯儀館,戴麟趾老人中心啓用,在屯門籌建第五間中學。黃乾亨自此即和東華結下不解之緣。1984年港督委任他為東華三院顧問,由1988年起他又擔任東華歷屆主席協會的副主席。黃氏的慈善活動反映出他關心各階層的社會大眾,各方面的社會公益。

黃乾亨的社會服務可歸納為幾大類:第一類為慈善捐款,這方面包括他為東華三院所做的工作。自1986至1987年度起,他被選為香港公益金董事,其後更任執行董事,協助公益金籌款和分配善款。他又是「悟宿基金會有限公司」的董事,該基金所做的善事包括救助有需要和殘疾人士。1973到1985年期間,他獲港督委任做李寶樁慈善信託基金委員會委員,該會負責管理基金的款項。

黃乾亨第二類公共服務與他的專業知識有關。1976至1980年間,他被選為香港律師會理事,該會理事會於1979年派團首次訪問中國內地,黃氏即為代表之一。1984至1989年間,港督委任黃乾亨為証券事務監察委員會委員,積極參與該會屬下多個主要委員會的工作,工作繁重辛勞又耗費時間,尤其以在1987年股災之後為甚。直至証券事務監察委員會改組成立新的証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黃乾亨才得以功成身退離任。

對本港醫療服務的發展,黃乾亨也曾加以協助,東華三院的經驗非常可貴,港督因而委任他為醫務發展諮詢委員會委員,任期由1986至1991年;該委員會在建議港府成立醫院管理局上做了大量工作。

在公務員人事管理方面,黃乾亨亦曾有很大貢獻。在1986至1995的九年期間,獲港督委任為公務員敘用委員會委員,並曾代任主席;在聘用和提升高級公務員方面,該會負責向政府提出建議。在任期中,他的意見深受重視,港督因而邀請他由1993年起兼任公務員退休後受僱的諮詢委員工作。

黃乾亨亦熱心藝術文化工作,給予不少資助,獲港督委任為香港藝術中心董事局成員。

最後,我們必須讚揚黃乾亨對教育的重大貢獻,其中香港大學受惠尤多。黃氏堅信教育的價值和重要,嘗個人或聯同兄弟朋友捐給中國內地大筆金錢,發展教育及運動設施,其中他的家鄉台山便深受其惠,包括明德小學、明德中學及台山師範學校。北京政法大學興建室內運動場,亦得自黃氏捐助。他更不惜金錢和精力,重修台山市第一學院;該校建於1910年,由黃氏父親籌款興建,仿效像清華一般的大學,建有游泳池,在當時是非常現代化的院校模式。

黃乾亨四年前設立自己的「黃乾亨基金」,提供獎學金給本地學生在港攻讀大學,1995至1996年度共頒發了六十四個獎學金。

另外,黃氏也是「朱敬文教育基金」的託管人;該項由朱敬文先生設立、享有盛譽的教育基金為本港赴笈美國的出色學生,提供獎學金的資助。近年該基金把重點轉移,為江蘇省的大學提供獎學金和津貼。自1985年迄今,「朱敬文教育基金」為提供獎學金及資助所動用的款項達3000萬港元。

為表揚黃乾亨對教育的貢獻,港督在1993年委派他出任香港嶺南學院校董。

談到黃乾亨對教育的貢獻,就必須提到他對港大——亦即是他自己的母校——所做的貢獻。黃氏曾任港大校友會會長,付出很大心血,當年作出購置會址的精明決定,我們今天應該感謝他。黃乾亨與母校的聯繫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進一步加強。一個音樂會上,今天另一位名譽畢業生李國寶博士巧與黃氏相遇,邀請他參與籌辦港大「踏進九十年代」的慶祝活動。黃氏因而全力投入港大發展事務,與前任校長王賡武教授緊密合作,認為是一生難得的機會為母校效勞,致力提高母校的聲譽。他也積極參與成立「香港大學教研發展基金」的工作。在成立信託基金等方面,他獻出了自己的專長和經驗。這項愛心工程在八十周年慶祝之後立即開始,歷時三年。基金目前籌得港幣二億元,黃乾亨捐獻和負責籌募的佔上一個可觀的數目,足証黃氏的慷慨和全心全意奉獻的精神。

黃乾亨與聖保羅有共同信念,認為「慈善乃眾德之母」。「縱使盡一己所有施惠窮人……若無慈善之愛,於我無益」。黃乾亨亦非沽名釣譽之輩。身為虔誠基督徒,他並不「施惠予人前使人知人見」,也沒有替自己的善行「大吹大擂」。他只是默默地、謙遜地辛勤著。他有一個未完的心願,就是要把自己所見所聞寫幾本書。「一個平凡人為香港和中國做點不平凡而有益的事」是他謙虛的願望。黃乾亨無疑是個非凡的人,非凡之處是助人的無私奉獻;對此,他確實已對社會有了恆久長存的貢獻。

校監閣下,為表揚黃乾亨對社會公益的貢獻和他的慷慨胸懷,本人謹請授予名譽法學博士學位。

裝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