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內容
裝飾
楊福家

第157屆 

頒授典禮

 (1999)

楊福家

名譽科學博士

在文明社會,教育家備受大眾尊崇——「蓋教育者,帶領人類從黑暗步向光明」(阿倫布隆語錄),跟科學家不相伯仲。詩人奧登對科學家敬畏之情亦躍然紙上——「當我置身科學家叢中,感覺恰如酸秀才誤闖翰林院。」我們下一位名譽學位領受人既是成功的教育家,也是出色的科學家,可謂相得益彰。

1936年生於浙江省的楊福家教授,是中國的著名物理學家。1993至1999年初,他在上海復旦大學出任校長達六年之久;現時,他是復旦大學校董會主席、全國著名的中國科學院上海原子核研究所所長。他亦是復旦大學中路.玻爾物理學講座教授,這大抵是首次有中國教授冠上這個獨特的名銜。楊教授得天獨厚,年少時已覓得人生方向,他在初中時已認定目標。當時,他的同學大多醉心工程學,他卻認為物理研究是一門較根本的科學。物理是一門自然科學,在物理打穩基礎,自能將它的定律和理論應用到別門科學。因此,他全心全意研究物理,他的努力為他帶來豐碩成果。今天,他在這門自然科學所學所得,不僅訓練個人邏輯思維,也培養他縝密的思考,對教學及研究工作有重大裨益,也幫助他勝任行政人員。他對身受物理教育的好處讚不絕口,認為不僅可在物理學上一展所長,更可作為涉獵其他範疇的基礎。

他在復旦大學畢業,獲頒物理學理學士學位後,旋即在母校擔任助教,開展教學生涯。他的傑出表現令他平步青雲,由講師、學系副主任、副教授,至復旦大學原子核科學系系主任,拾級而上,直至1980年獲晉升為教授。1983年,他出任現代物理研究所所長;1987至1991年間,他擔任復旦大學研究生院院長;此後數年,他出任該校校長一職。這位著名的教育家及物理學家,在國內及國際間都享有盛名。1987年起,他擔任上海原子核研究所所長;1992至1996年間,又擔任上海科學技術協會主席,現時任該會名譽會員;楊教授現時是中國科學院院士,亦是中國物理學會及國際大學校長協會的執行委員,並且是中國大學校長聯誼會會長。

1963至1965年間,楊教授以訪問學人身分前往世界聞名的丹麥玻爾研究所研習;1979年,他再以客座教授身分重訪研究所。1981年,楊教授獲石溪紐約州立大學騁為客座教授;1987年,又獲東京大學核物理研究所聘為外國研究院;竪年,他兼任美國Vanderbilt大學物理系教授。由1991年起,他一直擔任第三世界科學院院士。這些海外聘任足見楊教授在國際間享譽極隆。

雖然他獻身教育工作,但他對科學研究工作始終不離不棄。他開創的尖端研究是離子束放射,他的研究建立了一套較為統一的複雜能量水平衰變理論,獲放射性工業高度採用。楊教授亦推論出一個用以量度核子半排出期的綜合程式,他亦是首個科學家倡議用單晶金箔方法來研究極化物質的管道效應,令科學家能確定極化機制。所以,難怪有人說「先進科技與魔術無異」,至少對外行人來說誠非虛語。

楊教授著有大量研究文獻,如曾刊載於《核技術》、《自然》與《科學》等著名科學雜誌的《冷核聚變》及《離子束分析在考古學中的應用》。楊教授著書亦豐,包括由麥戈.希爾出版的《現代原子及核子物理》(合撰)和《原子物理》及《核子物理》。楊教授堅信書籍是思想和識見的不朽庫藏,一本好書猶如「寶貴的活血之於靈魂⋯⋯加意珍藏,跨越人生」(密爾頓句)。

1994至1997年間,楊教授獲國家頒授多個獎項,表揚他在教育及科技的成就及貢獻。「名譽學位」對楊教授已非新鮮事物,1995年,他獲日本創價大學授以名譽博士學位;1998年,紐約州立大學又授以名譽學位;今年七月,他將會接受諾定咸大學頒授另一個名譽學位。

雖然他在復旦要負起沈重的行政重任,楊教授卻不願完全放棄教學工作,在學術範疇的教、研、管三大工作中,他直認教學是他的至愛,而首要條件就是教學相長,缺一則難有理想成效。他也是一位很能啟發思考的老師,在一次學生聚會上,他介紹了H3N2C這個魔法分子式指導同學如何當一流大學的學生。這三個H分別代表有理想、有希望(Hope),勤奮學習(Hardwork),忠誠老實(Honesty);兩個N是「不恥下問(No shame to ask),永不放棄(Never give up)」;至於C則是「講文明(Civilisation)」。

楊教授重視廣博的教育,認為應該以人文教育作重點,他亦相當重視社會科學及自然科學。他其中一個心願是希望看到生命科學能與物理加以結合,利用物理的理論及研究方法來探索生命科學。

自從1993年起,復旦大學與本校開展了多項合作研究及學生交流計劃,雙方合作愉快並且有豐碩成果。隨著去年九月成立上海香港商業教研中心及開辦工商管理碩士(國際課程),兩校友誼又進一步鞏固。該項課程是港大與復旦合辦,由新成立的中心主理,是首個由香港與內地院校合辦並獲得國務院學位委員會審批的課程。事實上,楊教授與我校都有著許多共同的信念和目標,他與港大同樣堅信教導學生自我學習的能力和終生教育是大學教育的重點,他和我們同樣相信培育創意思考是十分重要,以及學生應具備表達、研究及組織的能力。

楊教授積極拓展個人事業,對工作全情投入,就連個人嚐好——欣賞古典音樂、散步、游泳等——的享受時間也被剝削了。楊教授是中國科學家的一盞不折不扣的引路明燈,恰如其名——福家,他為家國帶來福蔭。

副校監先生,為表揚楊福家教授在教育及科學上的貢獻,我謹引薦楊教授接受本校頒授名譽科學博士學位。

裝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