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內容
裝飾
陳方安生

第151屆 

頒授典禮

 (1996)

陳方安生

名譽法學博士

培根這樣寫過:「居高位的公僕是三重僕人:統治者或國家之僕,名位之僕和事務之僕。」我們今天這位名譽畢業生陳方安生三十多年前在本校唸英國語言文學時,培根是課程規定要唸的作家。身居公務員行列中最高位的陳方安生,在數十年的公僕生涯中,能以尊嚴和信心執掌高職,無損自由或人格,無偏無頗。在最近一次致詞時,陳方安生概要地用林肯的話來說明她的做人哲學和為官之道:「我不一定事事必勝,但必求真;並非每事必成,但必盡所知所能;我必與正義者併肩,但若他做錯,我必不苟同。」

能夠在事業上得到完全滿足的幸運兒並不多,陳方安生是其中之一。1962年考獲「官學生」(今稱「政務主任」)資格投身公務員行列,無疑這是她的最明智決定之一。陳方安生出生於上海,1948年隨家人移居香港。她修讀英國語言文學取得文學士榮譽學位,當時就是在這個禮堂領受學位的。早年的抱負是做個社會工作者,為發展抱負她曾替保良局工作了一段短時間,以作深造的打算。等到她應考官學生資格時,原來的事業計劃便擱置了。陳方安生在政府裡的升遷十分快速,擔當過多個高職,涉獵的工作範圍包括財政、經濟、工商以及社會福利。往後的事實証明,陳方安生投身公務員固然是政府之得,但也不完全是社會福利界之失,因為她曾任社會福利署署長之職。

陳太也曾任公務員事務司;1987至1993年期間,她擔任經濟事務司——一個具「內閣」地位的職位,給她負上統籌香港基本建設的職責,包括龐大的港口及機場設施、電訊市場自由化、旅遊業、能源、糧食供應,以至監察公共事業公司的業務。

1993年十一月陳太獲委任為港府布政司時,她創下兩個「第一」的紀錄。作為港督的首要行政顧問和統率十九萬之眾的公務員隊伍,負責執行政府全部的政策。她打破了150年的傳統成為首位華人布政司,所有前任者都是英國人,她也是首位女性出任該職。開創新工作和取得「第一」的紀錄,對陳太來說已是常事,她是政府部門的首位女署長,首位女性掌管政策科,公務員首位女性掌舵人,首位女公務員獲委為立法局議員。

亞洲女性長期以來不但受到不公平的待遇,也受到文學上及傳媒上的不公平定型。她們終於都能夠在亞洲地區和國際上熬出頭來,成為傑出領袖。我們香港的陳方安生就是一個值得全港女性引以為傲的例子。她的領袖之才不但鄰近皆知,更得到國際間的認同,1995年九月美國麻省的塔夫脫斯大學,就因她「成就出眾,在政府裡堅守公平與開明的信念」而授予榮譽人文學博士學位,加以表揚。此外,陳太也得過不少領袖獎。

中國素有一個不光彩的傳統:婦女「妻憑夫貴」而握掌大權;陳方安生是憑自己的能力得到升遷的,除初期有點受到性別歧視外,她認為本港公務員制度是用人唯才的,因此她的能力很快便受到賞識,也得到了回報。

陳太三十多年的事業生涯適逢香港和香港政府巨大轉變的時刻,她都能警覺地適應這些時代的轉變。在香港歴史上最緊要的時刻她當上目前的職位,個人的能力,剛強的個性,以及對香港前途的信心,使她成為本港社會在此轉變時期的無價之寶。她預料由今天起期以兩年,即到1998年,香港人在「一國兩制」的架構下,就會享受到安定繁榮一片光明的好日子,過渡時期的不明朗不安定情況會一掃而光。沒有人會懷疑她這種識見的說服力。她激勵社會大眾對香港要有信心,盡量爭取機會所帶來的優勢去塑造香港的將來。她對香港市民的忠誠數十年如一日,從未動搖,最懇切的心願是能夠繼續為港人服務。

事業上得到出色成就外,陳方安生的私人生活同樣成功。她的教養與家族成員的緊密關係對個性和信念的形成有很大影響,並且成為她的力量泉源。如果以古代花木蘭來比較陳方安生對職責的勇氣和奉獻,那麼,她對家庭的忠心耿耿,全情全意,則與「亞聖」(孟子)之母庶幾近矣。深受中國傳統美德的薰陶,陳太從不讓工作影響家庭生活,恪守為人妻子、母親、女兒、手足,以及今天榮任祖母之道。

陳太喜愛的作家之一珍.奧斯丁曾說過:「女人有才便是禍,最好盡量隱瞞。」對本港社會,幸而我們這位名譽畢業生没有認同這句話。香港大學有幸因而頒予這份榮譽。

校監閣下,為表揚陳方安生對職責的勇氣和奉獻,對社會作出非凡的服務,本人謹請授予名譽法學博士學位。

裝飾